子龙哥的亮亮

【主瑞金多CP】格瑞第二天就把雷狮的工作量翻了三倍

SKY-bamboo:

※CP:主瑞金,副雷安/凯柠/卡埃/银幻/丹秋,另有嘉金友谊向


※别被开头骗了,是100%纯糖


※ooc属于我,食用愉快




天风料峭,深秋的夜晚寒意刺骨。天台之上,少年一人静默伫立。


他抬头仰望着遥不可及的漆黑夜空,深呼吸了一口气,微微张开双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终是任由呢喃随夜风消散而去。即使是在这只有他一人的空间里,还是做不到呐。


那么该怎么办呢?顺其自然地认清现实,鼓起勇气和那个人正面对质,接受残酷的未来吗?


手机突然的振动打断了他的思绪。那个人的名字意料之中出现在了屏幕上,却显得如此苍白无力。手指缓慢地滑到了挂断上,用力摁下的同时,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自己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在第十五次无人接听后,对方的手机终于关机了。格瑞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一旁的沙发上,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金闹脾气就算了,就怕他到处乱跑。以那家伙路痴的程度,要是跑远了绝对会迷路,被人拐跑了都能替人数钱。一声不吭地离家出走,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会让自己多担心?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自己该怎么向秋姐交待?在房间里坐立不安地待了十分钟后,他实在坐不住了,拿起手机披上风衣就下楼直奔车库,飙车直奔市区中心。


 


听见急促的敲门声时,紫堂幻正在给小斯巴达换水。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见来人是格瑞时,他显然很惊讶,但是没有过多犹豫,很快打开了门,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格瑞?……怎么了?”


“金来过你这吗?”


对方急促的语气很快刺激了紫堂幻的回忆。“啊,金啊,说起来他刚刚是来过,不过待了一会儿就走了啊?!怎么了?他还没回去吗?”


“没有。”格瑞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我今天一天都没看见他。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不知道他在闹什么。”


“怎么回事?”听见门口动静,一个黑影从里屋走出来,旁边还围着三条胖胖的柯基。格瑞有点诧异地看了看屋内的银爵,又看了看门口的紫堂幻,“你们这是?”


“呃……我们正在同居。”紫堂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也、也是最近才开始的,金也是才知道,你先别告诉他们啊……”


“行、我懂了,银爵,金到你们家的时候说了些什么吗?”


“他来的时候好像是才从凯莉那个女人那里过来?”银爵沉思了片刻后,开口答道:“走的时候还说什么凯莉说的没错……”


“凯莉吗……谢了,打扰了,再见。”


“啊……再见……”紫堂幻有点尴尬地看着格瑞风一般离开的背影,回头看了看银爵。


“汪!”两人相对无言,只有小斯小巴小达的叫声打破了迷之安静。


“关门进屋吧,外面风大。”


“嗯……”


 


凯莉听见自家门在晚上十点被人敲响的时候,是极度烦躁想打人的。


她刚洗完澡准备好和自家柠檬一起窝在床上补番,谁这么缺德大半夜的打扰她美好的二人世界啊?然而在看见来人是某位惹不起的格总裁后,硬是忍着怒火打开门,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请问格总,大半夜的不在家和你的金共度良宵,来我这敲门干嘛啊?!”


“金今天是不是来过你这?”


“啊,是来过,怎么了?弄丢了?”凯莉挑了挑眉,看见对方依旧冷峻的神色后收回了笑容,“不是吧?你真把人弄丢了?”


“……他到现在没回来。电话也不接,不知道去哪了。”格瑞依旧紧皱着眉头,身边的空气冷的让凯莉想起鸡皮疙瘩。


“凯莉?还没好吗?……诶?”安莉洁抱着一个兔子抱枕,穿着睡衣就走了出来,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看见门口的格瑞后,安莉洁迷茫地站在原地愣了一阵,歪过头疑惑地问道:“你是金的……你怎么来啦?”


“金今天到你们家,有没有说什么?”格瑞尽量平稳了呼吸,继续问道。


“没什么啊。就是正常的闲聊。”凯莉想了想,耸耸肩,又突然一拍手,“他似乎拿过我的手机看过我的通话记录!还自言自语什么果然是……其它的我就不太清楚啦。”


“嗯。也看了我的。”安莉洁闻言点点头,“而且貌似刚从卡米尔那里过来,给我带了甜品呢。”


“卡米尔……我知道了,谢谢,打扰了,再见。”


“切……男人啊……”凯莉冲着格瑞离开的方向吐了吐舌头,关好门后手自然地揉了揉安莉洁的脑袋,然后搂住还没搞清状况的少女,“走,我们继续补番去。给你榨了柠檬汁。”


“嗯嗯!”


 


卡米尔听见敲门声的时候,正在准备给埃米做的夜宵——芒果蛋糕。还差最后一道工序就要完成了,此时被人打扰,难免有些不快。不过卡米尔一向是沉得住气的人,很快平复了情绪打开了门,看见来者是格瑞时也大吃一惊。毕竟两人平时没有太大交集,他也不知道格瑞为什么会这么晚来敲自己家的门。


“……格瑞?有事吗?”


“金今天,是不是来过你们这?”


“金?的确来过。”卡米尔点点头,“我还送了他一些甜点。埃米也在场。怎么了?”


“他到现在都没回家。联系方式也都断了。”格瑞摇摇头,“我就想来问问他今天在你们这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异常……说起来,是有些让人在意。”卡米尔说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想看我和埃米的通话记录,没什么好藏的我们就给他看了。那时候我在厨房,更多的他是和埃米聊的。你可以问问他。”说着,卡米尔朝里屋喊了声埃米的名字,很快,顶着呆毛的少年穿着睡衣披了件卡米尔的外套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怎么了?格瑞?你怎么会来……是金出什么事了吗?”


埃米反应倒是快,格瑞把事情的经过简要叙述之后,埃米停顿了一会儿,迟疑着说道:“他看我们的通话记录时,似乎说着什么……雷狮说的果然没错……?其他的我记不太清了……”


“雷狮?”格瑞脑海中浮现出这个男人的面容时,不禁一阵头疼。


“看来,你得去问问我大哥才行了。”卡米尔同情地拍了拍格瑞的肩膀。“一路顺风。”


“打扰了,再见。”


看着格瑞的车驶向雷狮家的方向,卡米尔摇摇头,拉着埃米进了屋。


“别感冒了,外面冷。”


“哦。”


“蛋糕马上就好,一起吃吧。”


“好啊。”


 


格瑞赶到雷狮家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雷狮家的门比想象中的还要难敲。在敲了半天没有回应后,格瑞无奈地开始给雷狮打电话。不知过了多久,门终于打开了。眼前的雷狮衣衫不整,呼吸紊乱,显然是一副欲求不满被人打断极度不爽的样子,当然,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要不是门口站的人是大名鼎鼎的格大总裁,他大概就要直接发火了。


“格瑞……大半夜的不睡觉来敲老子门……希望你是有急事不是耍我。”


别人怕他雷狮格瑞可丝毫不在意,依旧冷着脸淡定自如地问着:“今天金是不是到你这来了?”


“你家那金毛小子?”雷狮笑了笑,“是啊,他来找安迷修来着。怎么了?别告诉我你把人搞丢了啊?!”


“……金到现在都没回家,电话也不接,手机关机。听说你对他说了什么,我希望不是你导致的目前的状况,请给我一个解释。”


“啊?这个啊……我想想……我有说过什么吗?……啧,想不起来了……”


“你……”


“雷狮……怎么了?诶?格瑞?”安迷修一副一看就是匆匆忙忙才套好衣服撒着拖鞋走出来的样子,脖颈间的暧昧红痕都无暇遮挡。不过格瑞此刻没有闲心功夫去管他和雷狮那点事,他只想知道金的下落。复述了一遍情况后,安迷修倒是立刻接上了话茬:


“金今天来找我的时候好像就有点不高兴,说着什么接了个奇怪的电话的事情。然后雷狮顺路路过还说了什么……”


“一个男人一个月内通话记录最频繁的人就是他最在意的人。”


“对,就是这句!”安迷修听见雷狮不耐烦的复述,连忙点头,“然后他就一直念叨着这个,就走了……格瑞你看……”


“也就是说,你的通话记录最频繁的人不是他,所以那小子生气跑路啦?”雷狮很快就理清了事情的头绪,捂着肚子就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格瑞你小子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别笑了。”安迷修暗暗踩了雷狮一脚,满脸赔笑地对格瑞说:“你仔细想想,金生气最可能去的地方是哪?然后去找找呗?他应该不会走太远的。”


看着格瑞的车飞一般地驶离视野内,雷狮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


“我们继续?”


“继续你大爷!”


“我就是你雷大爷……”


“唔……混蛋!进屋再说!”


 


此刻,城市的另一角落。


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深呼吸了三次,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紧闭的房门。


没人应答。


又敲了三次。


还是没人。


终于,在他第九次敲门的时候,门被一下子打开了。


“吵死了!哪个渣渣三更半夜敲什么敲!谁这么……啊?怎么是你?”


格瑞赶到秋的住所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城市慢慢陷入寂静,格瑞的心却无法平静。做好思想准备后,格瑞敲了敲门,很快传来了回应。开门的人是丹尼尔,他疑惑地看了看格瑞,随后在对方的眼神提示下喊来了里屋的秋。


“怎么啦?……格瑞?你这个时间来找我干嘛?”秋惊讶地看着门口的银发男人,又望向他的四周,“金呢?没和你在一起吗?”


“啊?金不在你这吗?”格瑞问道。


“啊?金为什么要在我这?”秋反问道。


“等等,你们这什么情况?”丹尼尔插嘴问道。


三人面面相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事情就是这样。”屋内,格瑞坐在沙发上,一口气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个明白。秋和丹尼尔坐在他对面,一脸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以说,金赌气就玩消失了?”秋有点不悦地看着格瑞,“说到底还是你的责任喽?要不是你打电话最频繁的人不是他,他能离家出走吗?!”


“秋,你先别急,”深知秋的弟控属性的丹尼尔一边安抚着秋,一边引导着格瑞:“你也把事情说清楚,省的我们再误会。”


“那个电话是婚庆公司的……”格瑞无奈地扶着额头,“我这段时间在准备向金求婚,想给他一个惊喜,就没告诉他……谁知道他会误会……”


“天哪!你要和我弟弟求婚!我可爱的弟弟……”


“秋,冷静冷静……”


“……冷静。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金在哪。要不然什么都免谈。都想想吧,金会去哪里。既然他没来找我,也没去那些朋友家,应该是不想被你找到……”


“那么他应该会去哪呢……不想被找到……”丹尼尔摸着下巴思考着,“不想被找到……我们不会去的地方……你最讨厌的地方……对了!”


“好了。“丹尼尔的分析到这时,格瑞起身打断了他的话,”我想我知道他去哪儿了。”


 


敲门声第二次响起的时候,嘉德罗斯是想打人的。就那种一棍子打死人的那种。家里来了个渣渣已经够烦了,这次又是什么幺蛾子。


开门的一瞬间,嘉德罗斯就想关门了。


以往他天天想找格瑞分个高下,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不想见到格瑞。


然而格瑞眼疾手快直接闪身窜了进去,并且直接走到里屋看见了正在吃着嘉德罗斯的零食玩着嘉德罗斯的游戏机玩的不亦乐乎的金。


“螺丝你回……格、格瑞!你怎么在这……”


“唉……”格瑞叹了一口气,想扶起坐在地上的金,却被少年一下子躲开。


“你、你别过来,我不跟你回去!”金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你都不喜欢我了……”


“那个号码是婚庆公司的。”


“我不听……啊?啥?”金瞬间懵逼了。“可是那个声音很甜的女孩子说,你和他很熟,还出手阔绰,对你很满意……”


“我要办的是我们的婚事,天天和婚庆公司联系不熟也混熟了。难道婚礼还能委屈你吗?我只是花该花的钱。至于对我满意,那是指公司的合作项目。而且就算她真的对我满意,我就会对她满意了吗?”


“是、是这样吗……”


“闹了一天了,跑来跑去也累了吧。”格瑞把人扶了起来,“乖,回家吧。我去你朋友家和你姐家找了一圈,大家都很担心你。”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快走快走,要秀别在我家秀。”一旁的嘉德罗斯看不下去了,“走走走,啧,渣渣果然就是渣渣。”


“这次,谢谢你了。”


“哼,要谢我,明天和我好好比一场吧。”


 


“啊~果然还是家里好。”


几经周折刚回到家,金就一下子扑进了柔软的床铺里。格瑞给一群人打电话报了平安后,这才放心洗漱。出来时,就看见金一脸难以置信地拿着一个红盒子跑到自己面前,指着里面的钻戒说道:


“这这这……这是是……给我的?”


“除了你还有谁。”格瑞摸了摸少年的小脑袋,“等你今年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吧。”


“这……是不是进展有些……太快了?”


“不快。”格瑞一边拉下窗帘一边说道,“省的你那小脑袋又胡思乱想。”


“嘿嘿……这不是误会嘛……我又不是……哎!你干嘛!”


突然被按倒在床上,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今天折腾了我一天了,你是不是该补偿我什么?”


金本能地感到了危险,想要趁机逃跑,却被一把按住动弹不得。


“呃……哎!你别!……明天还要上课……哇啊!住手啊!……唔……格瑞你坏蛋!别……啊!”


时钟走到了零点整。


我们的夜还很长。



评论

热度(208)

  1. 子龙哥的亮亮SKY-bambo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