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龙哥的亮亮

【多CP】论同学聚会对单身狗的恶意

SKY-bamboo:

※瑞金/雷安/凯柠/卡埃/银幻/丹秋/雷祖/鬼莱/帕佩


※ABO设定注意,短篇一发完结


※ooc属于我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十分非常极度相当后悔他来到了这里。


本来他可以在自己的豪华办公室里多享受一会儿惬意的工作时间,喝点可乐,订个外卖,专心准备明天和老对头公司的那个格瑞竞标那个新的项目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哪根弦出了问题,竟然答应了今天来参加这无聊的同学聚会。


这种场合,难道不是渣渣们表面上寒暄叙旧实际上各种攀比的现场直播吗?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他嘉日天也没怕过谁。圣空集团最年轻的总裁,有钱有权有车有房,长得帅有风度霸气侧漏,他有自信在所有方面碾压这群渣渣。


嘉德罗斯坐在KTV包间的大沙发上,突然有种俯视众生的感觉。


不过这感觉很快就被一阵“美妙”的歌声打断了。


“你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嗝……人!!!”


“姐,别唱了,乖,啊……哎别揪我头发!”


一个头顶巨大呆毛的红发女孩抱着麦克风大声地唱着,一边唱一边哭,身上的酒味隔了好远都能闻到。身旁一个同样头顶巨大呆毛的黑发少年费力地阻止着她,但显然对于正在发酒疯的少女毫无作用。嘉德罗斯看了几秒钟,是有些面熟,不过记不得名字了。反正他当年上学时也没去记过班里渣渣们的名字,这种情况太正常了。最终女孩还是被众人的帮助下拽了下来,趴在弟弟的肩膀上放声大哭。一旁的棕发男子嘉德罗斯倒是记得,好像是叫安迷修,正在安慰着那个女孩。过了一会儿,女孩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名叫埃米的男生不好意思地朝周围一圈道了歉:


“对不起啊,我姐前几天刚失恋,喝多了情绪就上来了,你们别介意啊……”


失恋?渣渣果然就是渣渣,竟然会为这种无聊的小事要死要活的。


他不屑地笑了笑,心里却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唉,哭什么啊,为了一个男人至于吗。”黑发的少女含着棒棒糖看着艾比的方向摆摆手,“你们Omega啊,别太把Alpha当回事,为了所谓的爱情痛不欲生的,多亏待自己啊。”


“凯莉你是Alpha,你怎么懂我们的心情嘛!”艾比依旧小声抽泣着,不满地反驳道。


“嘛,无论如何好歹我也是个女人啊。”凯莉耸耸肩,“再说了,我家安莉洁的心理我最清楚了,我当然懂你们的心情了。”


“安莉洁……?”一旁的安迷修听见这个名字,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你说的不会是那个人吧?”


一堆人望向屏幕里舞台上回应着观众打call的蓝发美少女,又把震惊的目光投向凯莉。


“我没告诉你们我的职业是经纪人吗?”凯莉微微一笑,“而且安莉洁可是我领过证的合法伴侣。我们大学就是同学,那时候我们就谈恋爱啦。后来她选择娱乐圈,我就自愿去当她的经纪人啦。想不到吧?!”


突然爆出这么猛的料,一时间众人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嘉德罗斯也有点吃惊。安莉洁是当下最火的新兴女歌手,他也见过两次那个Omega女孩,只是没想到她已经有了Alpha,还是凯莉这个魔女。


职业是记者的维德连忙在贴身的本子里记下这条劲爆新闻。


明天的凹凸日报娱乐版头条有着落了。


“是没想到……”安迷修有点一愣一愣地点点头,然后突然两眼放光看着凯莉,“那你能帮我要到她的签名吗!我是她的忠实粉丝!她的那首《以梦为马》我天天单曲循环!”


“噗。”凯莉闻言一下子笑了出来,打量着众人的目光也变得玩味起来,“可以是可以……不过,大家都是同学,我既然都给你们爆出这么劲爆的新闻了,你们是不是也该和我们分享一下自己的情感状况啊?谁还是一次恋爱没谈过的单身狗谁就买单怎么样?”


啊,不好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我们的嘉总要颜值有颜值要家世有家世,堪称绝世好A,就是……


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到现在还是光荣的单身狗一只。


嘉德罗斯打死也不会说出来自己是个连初恋都没有的纯情小处男的。


他不信在场的只有自己一个单身狗。


大概……吧?


“既然没人反对,那就这么定了。”凯莉神秘一笑,“安迷修,从你开始吧?”


“啊?为什么?”


“是你先问的啊。”


“什么什么?我也要玩!”


嘉德罗斯朝声音的来源望去,金发蓝眸的少年拉着紫发戴眼镜的少年走了过来。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金毛小子应该叫做金。至于另一个不记得了。金自告奋勇地坐到了凯莉旁边,一脸好奇的凑上去,凯莉没有告诉他,而是指着安迷修笑了笑,众人的目光就都聚集到了一脸茫然的安迷修身上。


“……好吧好吧,我说。”安迷修被一圈人盯了半天后败下阵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家那位……怎么说呢,我们是在一个烧烤摊偶遇的。当时我在烧烤摊打工,他一个人点了一桌烤串和啤酒,本来没什么事的,但是那天我发情期突然提前了,他就把我送到了最近的医院。留了个联系方式就走了。然后自那天起他就经常光顾我的烧烤摊,一来二去就熟了。后来我换了打工的地方,他就到我大学来找我。那时候还给我添了不少麻烦……他这个人总是不正经,而且做什么事都肆无忌惮,还喜欢恶作剧,让我被学校好多人误会了。那时要不是看在他当初帮我的份上,我早就离他远远的了。不过后来一件事让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我是我们学校第一个Omega担任的学生会长,当时有几个Alpha不服,在我回去路上堵我,那地方偏僻,晚上也没什么人,他们想强行标记我,我一个人寡不敌众,要不是他出现又救了我一次,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来我们的关系就越来越近……最后就在一起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大家族的三少爷,吓了我一跳。现在想想,他这个人是张狂霸道没错,但确实是真心对我好,我师傅见过他也挺满意的,现在我们的日子过的还是很好的。”


“哇,听上去你的Alpha很帅啊……”沉浸在故事里的艾比犯着花痴,想起自己刚失恋的事实,笑容又瞬间凝固,继续趴在埃米身上哭。埃米无奈的拍拍她的肩膀,“姐,安哥的Alpha你不是见过吗?就我Alpha他哥……”


“啊?!是吗?!就是那个雷……唔!”


“老姐别随便说出来啊!”


看着拼命捂住艾比嘴巴的埃米,凯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随即开口:“听起来,你的对象和安迷修也有点联系嘛。那下一个就你喽?”


“啊?我?!”


“怎么?不敢?”


“衰仔!别怂!说就说!”还在酒精的作用下亢奋的艾比听见凯莉的激将法,用力地拍着埃米的后背,“和他们说说我的弟婿!”


“我……唉,得了,说就说。”埃米深呼吸一口气,抱着视死如归的眼神开了口,“我和他是在甜品店认识的……我在甜品店打工的时候,他是那里的常客。有几次老板说有一位客人对我做的甜点赞不绝口,想要专门见我,后来我才知道就是他。第一印象就挺好的,他是个稳重冷静的人,但并不呆板固执,我们因为共同爱好熟了起来,起初是朋友,后来有一天他约我去游乐园……就告白了……我就答应了。就、就这样啦,没什么好说的……”


“那他和安哥的Alpha有什么关系?你刚刚说……”金好奇地接到。


“他是安哥的Alpha的表弟啦。”


“这样啊……”


“失去后才明白~你对我是那么重要~若有再一次相爱~我定会好好珍惜~”


突然传来的待着哭腔的歌声再次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不过这次是个男声。凯莉瞟了一眼抢麦的人,无奈地摇摇头。


“那是鬼狐天冲?”金疑惑地望着他,“他怎么啦?”


“他呀,本来有个一心一意对他的女朋友,他自己不珍惜,把人家姑娘的心伤透了,现在那姑娘彻底心灰意冷,去了别的城市,他才知道后悔……”凯莉白了哭的撕心裂肺的鬼狐天冲一眼,“只能说是他自找的。不说这个了,诶,那个谁,罗德烈!酒水饮料喝完了再帮我们叫点来!好了,我们继续吧,下一个是谁呢?”


正在这时,一阵铃声突然响起,紫堂幻匆匆忙忙的掏出手机,跑到房间外面接了个电话。然而回来时却发现一桌人都在用闪闪发亮的目光盯着自己,紫堂幻认命地坐回去,果不其然听见了凯莉带着笑意的声音:


“紫堂~是谁的电话呀?”


“我……我男朋友的。”


嘉德罗斯突然感到了危机。不会真的只有自己还是单身吧?


“啧啧啧,来来来和我们说说,什么样的人啊?”


“他、他工作很忙。但是对我很好。我们是在宠物医院认识的,那天我家的柯基小斯巴达生病了,我带着它去看兽医,他正好也带着一只流浪猫去看病。我们俩坐在走廊里等的时候聊了一会儿,刚开始看他不苟言笑的样子我还有点担心,不过聊起来之后发现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对待小动物也很有爱心,意外的有责任感。我就主动加了他为好友,没想到他同意了。一开始我们只是交流养宠物的心得,后来关系熟起来,我去过他家,他收养了很多无家可归的小动物,真的是个很好的人……然后今年年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告白什么的,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他是个很可靠的人。虽然我是个Beta不是Omega,但是他不介意。嗯。”


“诶,真好呐。”金手托着下巴看着紫堂幻,“感觉大家都找到了一个好的伴侣呢。”


“是啊。所以你也来分享一下呗?”凯莉笑着接过罗德烈拿来的啤酒,递给众人,金接过刚想喝,闻到酒的味道后放回了桌子上,换了一杯牛奶。


“怎么?你不能喝酒吗?”凯莉有点惊讶的看着金,她记得金虽然不是很能喝,但是这点啤酒还是没问题的啊。


“啊……最近不能喝。没什么没什么,你们不是要我说吗?那我说啦。”金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和你们不一样啦。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哇哦,青梅竹马诶。”凯莉调侃地吹了个口哨,“我就说有哪个Alpha能过了你姐姐的眼,原来是从小就搞好关系了啊。”


“你们还记得我姐啊……”金苦笑一声,当年上学的时候有Alpha试图欺负金,第二天就被秋找到学校来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金有个很强悍的Alpha姐姐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也拜秋所赐,从此没有哪个Alpha再敢去骚扰金了。“我姐现在也有对象啦,他们都是Alpha,不过他们过的很幸福。我姐夫对我姐和我都很好,还是个大老板呢。”


“你姐不也是?登格鲁的女总裁,当年我们也是毕业了才知道,原来你还是个小少爷呢。”凯莉摆摆手,“这样说来,你姐夫就是那个丹尼尔?七创公司的董事长?牛逼啊。”


“嘛……这些都不重要啦……”


“所以说说你对象的事情呗?”


“格……他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本来我们是邻居,后来他父母出了事故,姐姐就收养了他。他比我大两岁,很厉害,从小到大各科成绩都是满分,是个超级优秀的人。虽然他平时总是冷着脸让我别跟着他,但我知道他是在乎我的。我的忙他都会帮,我有困难时也会第一个出现。其实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呢。只不过大家都没见过他的温柔才会误会他不近人情啦。现在他自己创业成功,公司规模一点也不比姐姐的差。前几年我的生日,他向我表的白,我们就正式在一起啦~现在结婚也已经一年了,他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Alpha了!”


“幼驯染啊……听上去好幸福啊……”艾比再一次沉浸在故事里,幻想着自己的美好未来。


嘉德罗斯此时特别想打人。你们有对象了不起吗?!


紫堂幻的手机又响了。这次他看了看短信内容,起身收拾东西立刻就走:


“抱歉,他催我快点回家,小斯巴达好像有点不舒服,我先走了啊!再见!”


然而在紫堂幻刚走到门口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为首的男人盯着紫堂幻看了三秒钟,紫堂就飞速窜出了屋子。那目光随即移到屋内沙发上坐着的一圈人中,最后停在安迷修身上。


“雷狮?!”


安迷修听见开门声,回头一看,瞬间不淡定了。跟着他不淡定的还有看见随着雷狮进来的卡米尔的埃米。不知道从哪来凑热闹的帕洛斯和佩利也进来了。雷狮走到安迷修面前,拉着安迷修就走。这一幕让嘉德罗斯有点懵逼。


雷狮他自然是认识的,雷氏集团现在的总裁嘛。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安迷修的Alpha就是雷狮?


“雷狮,你干嘛?”


“干嘛?”雷狮盯着安迷修看了一会儿,“儿子在家老是哭,老子哄不好,你回去解决去。”


“哈?”安迷修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我不是跟你说了给他那个小马玩具不就行了吗?”


“咳咳,那个被我不小心弄坏了,他哭的更狠了……”


“你!唉……走走走,回家去。”安迷修叹了口气,拍着雷狮的肩膀就往外走,“抱歉啊各位,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啊。”


卡米尔走上前对着埃米耳语了什么,埃米站起来拉着艾比也跟了上去。帕洛斯扫了一圈屋内剩下的几人,耸了耸肩,摸着佩利的头离开了。随着包间的门关上,气氛陷入了十分微妙的境地。


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现在屋内的人只剩下嘉德罗斯,金,凯莉,和还在鬼哭狼嚎的鬼狐天冲。


嘉德罗斯感觉很不好。自己天天在公司被自己的助理和秘书秀恩爱就已经够心累的了,今天又来吃了这么多狗粮,还让不让他这个单身贵族活了。


明天还要和格瑞的公司竞标,真是烦躁。


然后他就发现,说曹操曹操到的定理应验了。


推开门的银发男人面无表情,在看到坐在金旁边的嘉德罗斯时脸色差了点,在看见金面前桌子上的啤酒时脸色更差了。金有点尴尬地看着他,朝嘉德罗斯那边躲了躲,很好,嘉德罗斯感觉格瑞现在的眼神如果能杀人,自己大概已经被凌迟处死了。


“金,昨天复查医生才说过了你不能喝酒吧?”


“我我我我没喝!真的!”金连忙摆手,“凯莉递给我的时候我就拒绝了,我喝的是牛奶!真的!不信你问凯莉!”


“这倒是真的。”凯莉难得地没有捉弄金,“我还奇怪他怎么不喝酒了呢。”


“呼……”格瑞松了一口气,把金拉到怀里,瞟了一眼嘉德罗斯:“你怎么在这?”


“同学聚会啊。”嘉德罗斯白了他一眼,“你又来这里干嘛?这小子你认识?”


“我来接我老婆回家,有问题?”格瑞冷冷地在“我老婆”三个字上加了重音,那俯视着嘉德罗斯的眼神不屑中带着一丝炫耀,炫耀中带着一丝得意,得意中带着一丝骄傲。


“格瑞……其实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啦……”


“不行……我不放心你现在一个人回家。”


“哎呀我就是怀个孕又不是得了绝症……”


“你还记得你怀孕?还差点喝酒……”


“嘿嘿,我这不是没喝嘛……”


“好了,回去吧。听话,不早了。”


“哦。那,嘉德罗斯,凯莉,拜拜喽!”


目送两人走出房间,凯莉也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拍了拍已经石化的嘉德罗斯的肩膀:


“你加油,我先走了,安莉洁还在等我呢,买单就交给你了!单身贵族!”


嘉德罗斯看着还在唱着失恋神曲的鬼狐天冲,又看了看桌子上一片狼藉中分外显眼的账单,突然感觉人生失去了意义。


此时手机突然响起,按下接听,雷德那熟悉的欠扁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老大?明天的竞标还去不去了?哎祖玛你等等我……”


默默挂掉电话,嘉德罗斯不由得长叹一口气,拿起账单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


啊,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只有这一份坑爹的账单……


也他娘的好冷。


 


嘉德罗斯:你们有对象了不起哦mmp



评论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