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龙哥的亮亮

【百日卡埃】情人节前夕的小心思 Day Twenty-one

时间与贪婪:

We are not the same persons this year as last, nor are those we love. It is a happy chance if we, changing,continue to love the changed person. ——William Somerset Maughuam


【萨默赛特.毛姆(英国小说家、戏剧家):岁岁年年人不同,爱人亦是。我们不停改变,爱着不停改变的爱人。】


----------------


在情人节的前夕,男生们一般会产生七种不同的心态。


1、表面装作“情人节与自己无关”的样子,实际上是介意的。  


在情人节当天,这类人要注意不使自己在女性面前显得形迹可疑。  


2、认为“礼仪巧克力也很好”,满心期待。  


其实去窥视女孩带来的大纸袋是没用的。  


3、不想回赠,思考着尽量不收到礼仪巧克力的办法。  


这类人要注意,不要使自己变成身边女性的“敌人”从而导致自己工作进展不顺利。  


4、在情人节之前,期待着出现美丽邂逅。  


等待也是不能实现邂逅的。应该立即行动起来。  


5、计划“情人节逆袭”  


无论如何,要制定让心仪的女性感动到流泪的计划。  


6、妄想得到女性赠予的“理想巧克力”。  


他们感受不到“现实是无情的”,停留在空想境界。  


7、再次意识到离爱情渐远,悲从中来。  


要是更加热衷于恋爱以外的事情,或许就能产生新的情缘。


那么,在2月13日这一天,我们凹凸高中高三的年级级草之一,冰山帅哥的卡米尔是哪一种心理呢?没错,卡米尔现在深陷在第一种心理里面久久无法自拔,而最最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没有女朋友之类的什么的,事实上,他有一个比任何女孩子都可爱的男朋友,比他低一个年级的高二男生,埃米。而原因就是...


埃米是男孩子。


别怀疑,他从来没有抱怨过埃米是男孩子的事情,事实上,他非常的爱埃米,提起两个人的历史,那可真是一段佳话。要知道,卡米尔从高一的第一天的新生见面会,自己作为高二的代表之一去参加会议看到埃米的第一眼,这位当时混迹学校的被称为不良海盗团的军师大人就发誓自己一定要把自己感兴趣的猎物,也就是埃米给搞到手。


以至于,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同为混迹甜食圈子的星月魔女的时候,凯莉差点就把正在喝的果汁全部喷到他的脸上。


“你没在逗我吧?万年的冰山开窍了?!”


“没闹,我认真的。”


卡米尔捏了捏自己的围巾,然后看着凯莉。凯莉明显还没从她的震惊中反映过来,连嘴里的棒棒糖都不咬了。


而当有一天凯莉下到高一看到埃米的时候,凯莉也明白了为什么卡米尔会喜欢上埃米的原因了,身材娇小,皮肤白皙,笑容可爱,巨大的呆毛还会随着心情在那里变来变去。难怪卡米尔这样的万年面瘫老冰山都动了春心啊,算了,看在他给我一箱棒棒糖的份上,帮他一把吧。


就这样,在凯莉这位学生会会长的安排之下,埃米在高一就毫无压力的进了学生会,并且顺利的进入了纪律部,而后当上了纪律部部长的助理。


而纪律部部长,正是卡米尔。


身为海盗团的军师,他的追人方式可是用似撩非撩来做的,先成为朋友,给埃米一些不算特别累的活,然后时不时挑逗一下埃米,既不把这只可爱的小乖猫惹毛,也不让他远离自己的视线。而埃米又很吃卡米尔这套,每一次卡米尔给他轻松的活的时候他就很感激卡米尔能给他时间让他英勇的冲上钻石,而在被调戏之后,本来就白嫩的皮肤露出粉红,脸上的红晕和慌忙解释的样子让卡米尔感觉特别开心。


随着越深入的了解,他也越发的觉得埃米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因为照顾姐姐的缘故,他从小学开始就跟在姐姐后面收拾姐姐带来的麻烦。而也因此让他变得十分擅长做家务和照顾人,后来姐姐去了另外一所高中念书他才结束了从小学到初三的收拾烂摊子生涯。而且那种老妈子的性格的养成让他在班上的朋友也不少,大家都很喜欢这样子照顾人,体贴,温柔的男孩子。


“大危机啊,我听说好几个女孩子都向埃米告白了,你还不行动么?”


“慌什么。”


凯莉急得要死,要知道自己的甜食店扫荡的革命同志之一终于有了喜欢的人,而费尽心思把那个人搞到了他的身边到头来埃米有一群女生向他告白卡米尔还一点不急?


面对凯莉错愕的表情,卡米尔只是淡淡一笑。


“我有自信。”


他深知埃米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突然向埃米告白的结果可能不太好,所以他在等时机,等一个合适的节日向埃米告白。


很快,第一年的情人节来了,埃米不出意外收到了一大堆巧克力,而卡米尔也同样收到了不少,但是他不急,他放学后来到纪律部的教室,在里面淡定的发了一条信息给埃米,让他晚点到纪律部找他。


他知道,他可以成功。


“卡米尔学长,那个...我来了。”


没过多久,埃米走了进来,卡米尔背对着他坐着。


“嗯,今天收了多少巧克力啊?”


“啊...那个...挺多的。”


“哦。”


四周安静的气氛让埃米一下子手忙脚乱,他想解释些什么,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卡米尔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面前,他靠着自己的身高把埃米推到了墙角,以壁咚的样子看着他。


“卡...卡米尔...卡米尔学长!”


埃米满脸通红的看着卡米尔,不知道该怎么办。而看到埃米这个反应,卡米尔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了。


“我喜欢你,埃米。”


“诶///...那个...这个///”


“做我的小男朋友,好么?”


“我///,卡米尔...唔...”


下一秒,卡米尔的唇就吻了上来,他贴着埃米那柔软的嘴唇,撬开了他的牙齿,霸道的夺走了埃米口腔里面的所有空气,与埃米的舌瓣共舞着。


一吻结束,一条细细的银丝连接在两人的舌尖处,埃米脸色涨红,眼角含着泪花,他喘着粗气,还没有从刚刚的甜蜜和掠夺中回过神来。


“答应么?不答应的话,我就亲你亲到答应为止。”


“你...”


还没等埃米说出下一个字,卡米尔的吻再一次袭来,埃米的嘴唇真的好软,这是卡米尔吮吸品尝后的第一感觉,软软的,甜甜的,像是棉花糖那样的。天哪,这个人到底有多可爱啊。


那天,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星月魔女称,她发誓她从学生会出来的时候看到某位纪律部部长和他的小助理是手牵着手从教室走出来的,当然,要忽略一下小助理那肿起来的嘴唇和脖子上的红色痕迹以及某个冰山面瘫一脸满足的表情的话。


总之,这个事情就这么水到渠成了。


之前可能还有觉得埃米在高一太受欢迎觉得不爽想要去校门口围堵他的人,现在...呵呵哒,上一次有个家伙真的叫上一帮他的狐朋狗友那么干了,结果啊,现在还在ICU里面没出来呢。


就这样,埃米荣升为了卡米尔的恋人。要知道,卡米尔虽然每天面无表情,心里可是美滋滋的。把埃米搞到手真的可以说是他最成功的狩猎了。


两个人的进度可以说是突飞猛进,而相处模式则是如漆似胶,粉红色的泡泡那不是满天飞,那是直接糊你脸上然后一尝就是一嘴的正宗30年狗粮。


放学后的一起骑单车回家,埃米在后面抱住卡米尔的腰,依偎在他的背部。


学生会开会的时候两个人并座在一起,桌子下面的两只手十指相扣。(如果你忽略了凯莉那个铁青的脸的话...嗯。)


运动会之后的,给对方擦汗送水,和加油鼓励什么的。


嗯...种种这些什么的。听说银爵靠着他们在卖墨镜呢,卖的生意好像还不错,他已经买了一辆94年的哈雷软尾了。


卡米尔在一年的交往时间里吃干净了埃米的豆腐。什么抱着对方柔软的腰一起午睡啊,什么暑假的时候一起去游泳顺便拍拍对方的屁股啊,什么一起看恐怖电影的时候把对方搂到怀里啊,还有什么七夕节一起在家里做了一桌子好饭,KTV里面对唱情歌啊之类的。凯莉差点要报警,自己的墨镜一个学期就因为他们坏了三副。


不过后来好了点。


为什么呢...


后来啊,后来卡米尔到了高三了,埃米也是高二的学生了。学校觉得让每个高二的班有两个高三的学生作为助理辅导员会是一个锻炼的好事,别的班的看到高三的助理辅导员一来,都是,啊,学长学姐们来给我们补习了,而埃米他班上的同学看到了高三的助理辅导员一来就是,噫,又来虐狗了么。


没错,卡米尔申请的是埃米的班级。


鬼知道他是怎么说服秋主任的,总之他就是做到了。


以至于埃米的同桌不论男女,只要看到卡米尔来了,立马让座给他。开什么国际玩笑,想去惹卡米尔学长?先看看自己值多少棺材钱先吧。


就这样,前排是某位尽心尽力的学长或者学姐在给班级补习的时候,后面就是漫天的粉红色泡泡和所谓的私人补习时间。


你问老师为什么不管?


埃米因为卡米尔优秀的补习一直都是年级第一,而卡米尔的成绩更不用说了,这样的情况下老师们索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咯。


一直以来,卡米尔的大哥雷狮还以为自己的弟弟是被猪拱了的白菜,结果到了高二一看到埃米,才发现是自家上好的大白菜拱了另外一颗大白菜。本来雷狮还觉得自己的弟弟看走了眼什么的,后来,埃米靠着自己出色的家务能力把雷狮,佩利,卡米尔和帕洛斯合租的房子打扫的一尘不染之后,雷狮立马同意了这个弟媳。


就这样,两个人甜甜蜜蜜的过了那么久,很快,又到了情人节的时候了。


而现在这个时候,卡米尔就是表面装作“情人节与自己无关”的样子,实际上是介意的。 


他很希望埃米做巧克力给自己,可是再怎么说,埃米都是一个男生,无论再可爱都好,埃米本质上都是男的,而在情人节做巧克力送人是女孩子的行为。


他觉得如果让埃米在情人节做巧克力真的是太难为他了。他怕如果自己那么做了的话,埃米会认为他其实是把他当成女生来交往引起变扭什么的,而吵架什么的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要知道,交往这么久以来两个人还真没有吵过架,斗斗嘴什么的是有的,但是大型的吵架,还真没有。


怎么办啊...


自己的私心和现实的考量在这个时候成了卡米尔的难题。


“所以说,你私心希望你自己家可爱的小男朋友做巧克力给你,但是又担心这个要求太过了,对吧?”


“嗯。”


凯莉是真的不想来这个约,她感觉不知不觉她就框成卡米尔的恋爱指导了,不过...别人开出的夹心棒棒糖和甜点还真难拒绝就是了。


“嘛,反正就那样吧,我觉得你的小男朋友已经够从你的了。你在要求别人做巧克力什么的,算了吧。”


“嗯...”


卡米尔沉下了脸,叹了口气。他知道凯莉说的在理,因为埃米在恋爱方面都是他占有了主动权,如果在这样的话...


“情人节那天放假,带他去个什么好地方玩玩吧。”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凯莉。”


--------


埃米情人节前夕又是那种心理呢?


他那种都不是。


自从和卡米尔交往以外,埃米一直对于自己能交到一个温柔,体贴却又不失霸道和威严的男朋友感到高兴。当他那天肿着嘴唇,带着卡米尔留下的印子回到家之后,他的亲姐差点没把房顶掀了。艾比还以为自己的弟弟被哪个流氓歹徒给那个啥了呢。


而看到埃米身旁那可以立体化的小粉色桃花之后,她明白了。


尼玛,自己的老弟被他暗恋的面瘫矮子亲了!


是的,其实埃米也一直暗恋着卡米尔,从第一天到学校他就一直对卡米尔有着小九九,只不过埃米对于这方面有些自卑并且知道卡米尔的优秀。


像卡米尔学长那么优秀的人,一定喜欢的是一样优秀的人吧...


这么想着的埃米连呆毛都萎缩了下去。


后来,自己抱着想要接近卡米尔的思想报了学生会,第一天去面试的时候,学生会的主席,一个比自己高一个年级的漂亮学姐,看了自己一眼,问了一个问题。


“你就是埃米?”


“嗯?嗯!”


“行了,你走吧,过了。”


就这么轻松就过了?!说好的超级难的面试和超级刁钻的问题呢?


就这样子,还没等埃米反应过来,他就接到了当卡米尔助理的通知。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他在自家的床上抱着枕头打了半个小时的滚才回过魂来。


弄得艾比差点不顾自己爸妈的反对去打埃米一顿。


当然了,后面的做朋友被撩什么的埃米全部当成了是自己的运气,丝毫没有想到这都是卡米尔故意的...


直到...


嗯,直到被亲的七荤八素差点被公主抱离开学校的那一天为止吧。那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一直升温,一直到那种闪光灯亮的整个学院都得戴墨镜那种地步。


卡米尔以最快的速度先让埃米的父母承认了他,并且让埃米的家和房间成为了自己的常去地点。


然后迅速网购了一年份的苦瓜奶茶给了一直不喜欢他的艾比。


埃米在艾比第二天就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这个弟夫我接受的时候,埃米还是懵逼的。


在相拥入睡的时候能够感觉得到他的双手轻轻的搂住自己的腰,自己靠在他的胸口处,听着他的心跳安然入睡。


在学校里,坐在他的旁边,感觉世间除了他们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扰他们了。


在游乐园里,开心的玩耍,不同的设施上面留下了他们活力四射却又不失温情的身影。


就这样子,他们甜甜蜜蜜的过了一年,然后到了这个一周年的前夕了。


2月13日啊


埃米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撕下的12号的日历纸,而身后,自己的书架上面全是制作巧克力的书籍和如何装饰巧克力的教程。


他很想尝试性的给卡米尔做一份巧克力,不论是作为一年多的爱侣也好,还是作为情人节的礼物也好,他都想制作一份完美的巧克力送给他。


结果...


这位家务全能的小呆毛,人生第一次,差点把厨房给炸了。


不论是巧克力的熔点还是糖浆的形状,甚至是模具的使用,这些都让埃米手忙脚乱,他差点就把家给点了。


怎么办啊...


望着一片狼藉的厨房,埃米欲哭无泪。


他好像给卡米尔一份巧克力,虽然知道这样子很女孩子,可是...卡米尔那么,那么,那么好的一个人。他那优秀到不行的男朋友。


好想给他做一个巧克力啊...


床上的手机屏幕里,还显示着刚刚卡米尔发来的信息,约他明天去游乐场玩。


埃米望着自己锅里面剩余的巧克力酱,想了想...


撸起了自己的袖子。


---------------


后记:


第二天卡米尔如愿以偿的算是“吃”到了埃米给自己做的巧克力...


好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巧克力奶茶,但是还是觉得心满意足了。


两个人在游乐园里面抱着两杯特质巧克力奶茶玩了一天就是后话了。


你呢?


你的情人节前夕的小心思


又是什么呢?

评论

热度(443)